11月10日,彭博社消息稱,目前波士頓動力的控制者軟銀集團正在進行一項談判,談判內容是計劃將機器人制造商波士頓動力(Boston Dynamics)出售給現代汽車公司。彭博社引援知情人士消息稱,軟銀集團正在考慮將波士頓動力控制權轉交給韓國現代集團。


有相關人士表示,如果交易達成,波士頓動力或以約10 億美元的價格出售。當然,這筆交易隨著目前軟銀財務狀況的好轉也存在失敗的可能。但也可能以更低的價格出售。


波士頓動力要被甩賣了?30億市值打三折出售


現代汽車目前已經作出回應,表示:“正在不斷探索各種投資、合作的機會?!?但不便對商業市場投機行為發表評論。


波士頓動力方面則表示:“(我們的工作)能持續激發合作伙伴的興趣,讓他們與公司建立更深入的商業合作關系?!?


有消息認為,軟銀之所以會考慮出售波士頓動力有著多方面的原因。


一是軟銀今年以來面臨較為嚴重的危機,此前軟銀就預計在2019財年,公司將出現1.35萬億日元的運營虧損,這一巨額虧損主要是因為旗下軟銀愿景基金的投資。因此軟銀一直在出售或試圖出售手中的各項高價值資產,如阿里巴巴的股票、全球芯片設計巨頭ARM等,顯然波士頓動力成為了名單上的新目標,這場交易也不是剛剛開始。


波士頓動力要被甩賣了?30億市值打三折出售


二是雖然波士頓動力的產品非常先進,但是在規?;逃蒙先匀贿M展緩慢,短期內恐怕難以實現盈利。


在這樣的情況下,對于軟銀而言,出售波士頓動力是一個有著足夠動機與動力的選擇。


而對于可能接盤的現代汽車來說,其本身就有工業機器人和外骨骼機器人業務,在整合波士頓動力的相關技術和市場后,或許將能夠在全球機器人市場獲得更進一步的機會,特別是在未來的服務機器人市場與特種機器人市場。


對于波士頓動力來說,這已經是第三次“賣身”了。


歷史下的兩次賣身


早期的波士頓動力是為美國軍方提供機械設計的,最為人熟知的四足機器人(或稱“機器狗”)其實也是為軍隊服務的產品。


但是一直以來,波士頓動力就沒有一個真正的歸宿。


1992 年,波士頓動力從 MIT 分離,保持獨立運營;正式成立波士頓動力時,馬克·雷伯特已經43歲。由于長期沉浸在象牙塔溫和的研究氛圍中,他很少會考慮,自己的研究成果是否打通了學術作品與市場產品之間的那層隔膜。這也決定了波士頓動力的商業化之路將走得艱難。


2013年,波士頓動力被正在大力投資AI界的谷歌以30 億美元收購,是其短短半年間收購的八家機器人公司之一。


收購后谷歌把機器人公司由Android的聯合創始人Andy Rubin領導,歸結到了“著眼于未來的研究”的Google X項目下。在谷歌的大力支持下,初代Atlas很快就在公眾面前嶄露頭角,接著是Wildcat、Spot等一系列仿生機器人面世,在速度和智能上都拔得頭籌,一次又一次刷新人們對“機器人”的認識。一年后Andy Rubin離職。


因為波士頓動力公司當初主要是為美國軍方機構提供服務的,但學院派的雷波特秉承以研究為先的理念,企業管理層沒有商業化的思維和迫切需要。隨著掌管機器人部門的安卓之父一年后Andy Rubin離職離開谷歌,而谷歌也更換了開始追逐績效的CEO,希望改變連年虧損的現狀,要求波士頓動力先研制一個商用機器人量產賣錢,用利潤去維持研發,二者在未來發展方向上發生了沖突。


2017年6月,谷歌成功將之轉手給了日本軟銀。但當時軟銀未透露具體的交易價格。但據了解,被軟銀收購后,波士頓動力獲得了充足的資金,繼續在研發仿生機器人的道路上不斷發力。在收購僅不到3年后的2016年,谷歌就已經開始出售波士頓動力。


軟銀接手后對波士頓動力進行了改造,出資3700萬美元支持其商業化發展,并將研發重點集中在了商業化前景更為明朗的Spot Mini上,讓其更廉價、更實用、更美觀,同時向企業端和廣大消費者推出。


很快,波士頓動力就展示了完成度非常高、接近于量產的Spot Mini。Spot Mini由此成為該公司27年歷史上的第一個商業機器人。


但今年1月,71歲的馬克·雷伯特宣布辭去CEO職務,僅任董事長一職。繼任者同樣是波士頓動力的老將,1994年即已加入公司的羅伯特·普雷特。


商業化之路


據波士頓動力官網消息,自今年6月開始商業銷售以來,波士頓動力(BostonDynamics)已售出逾250臺售價7.5萬美元的Spot機器人。


自2019年9月首次投入商業使用以來,許多國內外公司更多是租賃了Spot,并將該技術集成到其業務運營中。


自Spot在美國進行商業銷售以來,隨著歐洲國家的需求增加,對機器人的需求激增。在歐洲利用Spot的應用示例包括:


國際知名的建筑公司Foster + Partners使用Spot來對其倫敦的Battersea Power Station項目進行實時施工監控。


德國達姆施塔特(Darmstadt)的默克(Merck)股份公司(Merck KGaA)委托Spot通過遙感和熱廢氣處理廠的檢查來提高其工業運營的效率和可靠性。


Kvaerner Stord利用Spot通過可視化資產跟蹤技術,計算機視覺和360°影像測試了100,000個資產的自動跟蹤和管理,以對其20萬平方米的造船廠進行勘測。


有興趣和財力雄厚人士能直接從公司網站上購買一系列配件,從1,650美元的充電磚到34,570美元的激光雷達和攝像頭套件波士頓動力都有提供。


除此之外,我們從最早的演示視頻中還看到一個附加功能,那就是從肩胛骨之間長出的可卷曲的手臂,這是波士頓動力在商業化路徑探索的新方法。


該手臂將提供六個自由度,并將能夠打開門和拿起物品作為其標準程序的一部分。在構想中,就像基礎款機器人一樣,手臂的功能不僅僅是硬件。它將配備直觀的用戶界面,并通過平板電腦進行遠程操作和有監督的自主行為。在構想中,機器人可以在房間里,通過它的視覺系統來識別孩子們亂七八糟的衣服,或者是你到處亂扔的臟衣服,然后環顧四周,抓住它并放進洗衣籃里。


然而7.5萬美元的售價,還是讓人望而卻步。包括烏克蘭的切爾諾貝利、紐約警察局和遠程醫療領域選擇的都是租賃使用,但對此感興趣的人也很多,即使是未被列入銷售地區的中國,也有電商開始了做起了“Spot代購”業務。在中國的一個電商網站上,一只波士頓動力公司的機器狗,標價960000萬人民幣。


而且,波士頓動力的機器人們普遍都有一些“通病”,即降噪及續航能力很差。Spot是波士頓動力自己認識到這一通病后于2015年在吸取了BigDog等機器的開發經驗后研發出來的一個安靜的四足機器人。但是它也只有最多90分鐘的續航能力,而且充一次電需要四個小時,也就是說,即使Spot可以負重45公斤前行,但使用頻率卻僅是“6小時/次”。


機器人技術的研發周期普遍比較長,而波士頓動力專注的又是研發難度比較高的兩足 / 四足機器人領域,不斷地投入研究經費而不見回報,這對于任何一家投資機構來說都是不可接受的,從這一點來看,波士頓動力的商業化之路更像是一種妥協,畢竟沒有人會一直為太過遙遠的未來買單。


在經過27年的儲備和積累之后,為了生存,波士頓動力必須要在研究和應用之間尋找到一個平衡點,但一個又一個企業都沒有找到。接受美國網站VentureBeast采訪時,普雷特也承認,這些嘗試非常艱難。


谷歌如此,軟銀亦是如此。


所以,波士頓動力頻遭出售也就不奇怪了,而它的疑似下家現代汽車是否能接得住這個盤,就要靠時間來檢驗了。


回過頭來說一說波士頓動力的賣家——軟銀集團。


軟銀的博弈


收購波士頓動力之前,軟銀(SoftBank)就曾推出過世界上第一款可以識別情緒的仿人形機器人Pepper。


2015年,Pepper開始在日本投入使用,然后進入了歐洲。在日本和歐洲市場,目前已經有1萬多個Pepper機器人投入使用,食品雜貨店、咖啡店、銀行、地鐵站等。此后,軟銀也一直正在增強Pepper的功能,專注于企業市場,比如零售商、酒店、汽車經銷商、醫院。


孫正義非??春脵C器人的未來,他曾在2014年度軟銀世界大會上提出,要通過大力發展機器人將讓日本的經濟競爭力重回全球第一。他將機器人視為是與通信并列的軟銀支柱事業,并志在打造一個前所未有的機器人生態系統。


但機器人的夢想很容易被現實擊潰。


尤其受到疫情的影響,軟銀集團也難逃疫情危機。今年4月,軟銀集團公布了全年業績預估,軟銀面臨巨額虧損,這將是軟銀集團15年來首次出現虧損,也是有記錄以來的最大虧損。


就在此消息發出的前一天,軟銀發布了 2020 年第二財季(4-9 月)財報,雖然財報顯示,軟銀本財季各項指標均超市場預期,這對于很長一段時間處于虧損狀態的軟銀來說,或許是一個好消息,但利潤的提升,大多來自于新型業務甚至是空殼利潤。


數據顯示,截至第二財季末,軟銀愿景基金一期斥資750億美元投資了83家創業公司,目前所持這些公司股份的公允價值為764億美元;軟銀愿景基金二期斥資26億美元投資了13家創業公司,目前所持這些公司股份的公允價值為76億美元;


昨天最新發布的財報顯示,軟銀第二財季凈銷售額 2.63 萬億日元(約合人民幣 1669.8 億元),同比增長 3.6%,實現凈利潤 1.88 萬億日元(約合人民幣 1196 億元),同比大增 346.7%。


值得一提的是,愿景基金二期在報告期內錄得未實現收益 5372 億日元(約合 51.88 億美元),這部分收益主要來自中國被投公司貝殼找房上市后的浮盈。


去年 11 月,軟銀向總部位于北京的貝殼找房注資 13.5 億美元。該公司于今年 8 月上市,截至 9 月底,軟銀在貝殼找房的持股價值已達到 64 億美元,這意味著 愿景基金的投資收獲了 375% 的回報。


有不少人曾調侃軟銀 CEO 孫正義:投資全看心情,是賺是賠全憑運氣。喜歡豪賭的孫正義也因此在業內留下了不少正面與負面的傳奇故事。


投資阿里巴巴、收購 vodafone 并一戰成名,這些決策成就了孫正義也壯大了軟銀;但后來對 Uber、WeWork 的投資失利,以及合并 Sprint 與 T-Mobile(美國第四大電信運營商)的計劃受阻,也讓軟銀遭受了巨大的打擊。


數據顯示,截至 2019 年底,軟銀負債已達 1730 億美元,其中一般來自旗下子公司的負債,波士頓動力名列其中。


路透此前指出,軟銀正試圖收購空殼公司,將更多資產轉移,以減輕投資者對其資產負債表的擔憂。


此前彭博曾報道,軟銀集團正計劃私有化,對此,孫正義拒絕評論,但表示他“每天都在思考”上市公司的利弊。同時軟銀集團也正凍結其“愿景基金II期”,并且暫時不進行新的投資。


財務報表讓孫正義的30億美元投資難以等上30年。隨著該公司收緊財務支出,同時新冠肺炎疫情繼續撼動日本經濟,愿景基金投資的88家公司中至少有15家將會破產。迫于壓力,軟銀今年3個月宣布了一項價值4.5萬億日元(約合410億美元)的資產出售計劃,以資助一項2萬億日元的股票回購計劃,并償還債務和回購債券等。


對于這樣一個投資公司,波士頓動力被賣或許是不舍中的最好選擇。


而且即使是波士頓動力的狂熱推崇者也明白,這家足以號稱世界第一的機器人公司已經在實驗室技術演進中停留太久,回到現實進入略顯枯燥的商業化階段也過于艱難。


現代集團一直在大力投資新興業務,加快集團的業務轉型。


現代汽車集團3月發布的外骨骼可穿戴機器人 Vest Exoskeleton(VEX)在“紅點設計獎”上贏得了產品設計類別(創新產品領域),VEX 能像背包一樣穿著,利用多中心軸提供最大 5.5 kgf 的力,但僅重 2.8 kg!


除了 VEX外骨骼機器人,現代汽車集團還在研究另一款輕巧的可穿戴機器人,無椅外骨骼(CEX)。使用 CEX,工人無需凳子或椅子即可輕松保持坐姿。此外,現代汽車集團還發布了 MEX 醫療外骨骼?,F代汽車集團計劃在這些可穿戴機器人的基礎上,開發其他機器人,以提高生產力和工作安全性,并支持受傷患者的康復。


另外該公司對自動車輛技術和機器人技術表現出越來越大的興趣?,F代與自動駕駛技術公司Aptiv成立了合資企業Motional,目標是開發和商業化4級、5級自動駕駛系統,并在2022年將這些系統提供給出租車運營商和其他汽車制造商。


文章來源: 機器人大講堂

免責聲明

我來說幾句

不吐不快,我來說兩句
最新評論

還沒有人評論哦,搶沙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