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化纖(600889)6月15日晚間公告,此前公司擬以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的方式收購越科新材控制權并募集配套資金。但由于本次交易涉及部分不確定因素,較難在較短時間內明確并形成具體可行的方案。公司決定終止籌劃本次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購買資產事項。公司6月16日復牌。

南京化纖重組夭折:粘膠短纖售價屢創新低第二主業轉型迫在眉睫

在談及終止本次交易對公司的影響時,南京化纖方面表示,本次交易各方除《投資意向協議》外未就交易具體方案達成正式協議。終止籌劃本次交易是公司審慎研究后做出的決定,不會對公司的生產經營造成重大不利影響。


據悉,南京化纖的主要業務是從事粘膠短纖維、景觀水的生產與經營。截止2019年末,公司具有粘膠短纖8萬噸/年生產能力。公司水廠位于南京市棲霞區燕子磯,擁有15萬噸/日景觀水供水能力。所生產的景觀水用于玄武湖、金川河水系、北十里長溝等內河引流補水。


最近幾年,受到行業整體景氣度不佳的影響,南京化纖也持續面臨著經營壓力。南京化纖2018年年報顯示,受到粘膠纖維產品售價低位盤整,同時進口木漿粕、燃料煤及燒堿、硫酸、二硫化碳等化工料的采購成本居高不下,全行業虧損面很大,形勢相當嚴峻,南京化纖也面臨著巨大的經營壓力。


2019年,行業整體形式愈加嚴峻。南京化纖在2019年年報中介紹說,2019年國內經濟發展面臨的環境比2018年更為復雜嚴峻,爆發貿易戰對紡織行業造成嚴重沖擊,人民幣匯率波動加大,紡織品出口不暢,粘膠短纖下道企業開工率大幅下降,紡織原料價格跌幅均超過10%,短纖每噸售價更是由2018年末1.32萬元下跌至9200元,跌幅近30%,創下20年來的低位,短纖產品銷售困難,生產廠家庫存已達極限,紛紛減產、停產降低損失。


據悉,為應對以上情況,南京化纖全資子公司江蘇金羚纖維素纖維有限公司自2019年5月起停產三個月檢修去化庫存,造成停產損失5200萬元。


在整體行業景氣度下行的背景下,南京化纖最近幾年的經營業績難言樂觀:公司2016年、2017年、2018年和2019年分別實現凈利潤9083萬元、-3.03億元、621萬元和-1.31億元。


面對行業的持續低迷,南京化纖在2019年年報當中表示,公司將密切關注粘膠纖維行業發展動態,發揮競爭優勢,擴大粘膠短纖產能,加大新品研發力度,靈活調整競爭策略,增產高附加值產品以全面提升企業競爭力。將以粘膠纖維主業為基礎,抓緊實施新項目建設,促進纖維素纖維主業提檔升級,實現戰略轉型;積極探索并購業務,改變公司產業結構單一現狀,盡快實現“雙輪驅動”發展。


粘膠纖維行業長時間的低價周期讓從事粘膠纖維生產50多年的南京化纖遭遇了巨大的經營壓力。數據顯示,2019年度南京化纖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1.31億元,2020年一季度虧損3617.63萬元。


業績壓力下,市場對于南京化纖“以粘膠纖維主業為基礎,發展第二主業”的呼聲再啟。有投資者通過互動平臺就公司2017年制定的“到2020年實現新產業產值占比達50%”的目標提出詢問。公司董事會秘書陳波在接受《證券日報》記者采訪時表示,“公司的轉型思路非常明確,以粘膠纖維主業為基礎,抓緊實施新項目建設,促進纖維素纖維主業提檔升級,實現戰略轉型。同時我們也在積極探索并購業務,改變公司產業結構單一現狀,盡快實現‘雙輪驅動’發展?!?


產業結構逐步“瘦身”


成立于1992年的南京化纖是南京“國資系”上市公司,前身為1964年建成投產的南京化學纖維廠。公司原有主業包含粘膠纖維、房地產、現代服務業等板塊。2014年按照國企退出一般商品房開發的要求,南京化纖通過國有產權公開掛牌方式轉讓所持南京金羚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70%股權,退出房地產板塊。


資料顯示,2015年南京化纖將所持有的南京金羚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70%股權公開掛牌轉讓實現一次性投資收益4.98億元,而2016年度無該項收益。2016年度公司實現營業收入16.65億元,比上年同期增加9.64%,歸屬于上市公司所有者的凈利潤為0.91億元,比上年同期減少了80.03%。2017年至2019年,公司分別實現營業收入16.07億元、9.91億元、6.58億元,其中粘膠纖維業務收入達13.5億元、7.45億元、4.88億元,占比達84%、75%、74%。


“房地產業務對于企業整體的專業化能力、資金量的要求越來越大,盡管利潤越來越高,但實際上房地產的風險也越來越高?!敝心县斀浾ù髮W數字經濟研究院執行院長盤和林在接受《證券日報》記者采訪時表示,“從現實來看,退出房地產業務讓南京化纖沒有趕上這幾年房地產的大漲走勢,利潤方面出現了一定的下滑,但是總體說的,以南京化纖的體量來說,房地產業務的發展是不可持久的?!?


除剝離地產業務外,2018年公司還通過公開掛牌方式出讓所持蘭精(南京)纖維有限公司30%股權。同年10月26日,公司還關停了粘膠長絲生產線,2019年公司不再具備粘膠長絲生產能力,粘膠纖維板塊僅剩粘膠短纖業務。


南京市公共資源交易中心官網顯示,南京化纖于今年5月19日公開掛牌出讓旗下南京法伯耳污水處理有限公司100%股權。公司業務體系繼續收縮。


“這塊主要還是為了落實公司轉型升級發展戰略,優化資源配置,盤活存量資產,以足夠的資金來發展主業?!辈稍L中,陳波告訴記者。


“新賽道”亟待開啟


脫離了地產業務的支撐,“瘦身”后的南京化纖主業主要覆蓋粘膠纖維及自來水業務,其中自來水業務收入占總營收比例不足5%,粘膠纖維業務獨撐公司整體業績。然而,粘膠纖維行業近年來價格大幅波動,行業發展進入瓶頸期。


申港證券研究顯示,粘膠短纖行業自2017年下半年開始進入下行周期,特別是經過2017年至2018年大規模產能投放后,行業一度處于虧損狀態。


2019年,紡織品出口不暢,粘膠短纖下道企業開工率大幅下降加速了紡織原料價格的下跌,紡織原料價格跌幅均超過10%。其中,粘膠短纖每噸售價更是由2018年末1.32萬元下跌至9200元,跌幅近30%,創下20年來的低位,短纖產品銷售困難,生產廠家庫存已達極限,紛紛減產、停產以降低損失。


全球紡織網統計數據顯示,粘膠短纖的價格仍在低位徘徊,截至6月16日,粘膠短纖價格已下跌至8800元/噸,較2011年歷史高位19800元/噸下跌近56%。


受行業波動影響,2017年至2019年,南京化纖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3.03億元、620.72萬元、-1.31億元。最新披露的一季報數據顯示,2020年一季度,受疫情影響,公司長短絲銷售大幅下降,一季度營收6359.68萬元,凈利潤為-3617.63萬元。


國企改革既要“瘦身”,也要強體。今年6月初,南京化纖曾停牌籌劃收購上海越科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控制權并募集配套資金的事項。不過因交易涉及部分不確定因素,較難在較短時間內明確并形成具體可行的方案以繼續推進此次資產重組事項,重組一事已宣告終止。


“如果僅把產品局限在常規品種的競爭上,這是一種低效率的競爭?!辈稍L中,陳波告訴記者,“公司轉型的任務確實比較迫切,我們轉型的決心也很堅定。目前主業方面按照規劃,公司正在抓緊建設年產10萬噸新溶劑法纖維素纖維(萊賽爾)項目的一期工程4萬噸/年萊賽爾纖維項目,預計2020年底建成投入試運行?!?


“萊賽爾纖維屬于第三代粘膠短纖產品。生產工藝過程綠色環保,產品性能好,使用后可自然降解,是21世紀‘綠色纖維’,具備廣闊的發展空間和較好的盈利前景,是粘膠纖維行業發展的主要方向?!标惒ǜ嬖V記者,“除主業提檔升級外,公司也在積極探索并購業務,改變公司產業結構單一現狀,盡快實現‘雙輪驅動’發展?!?


“從目前的經營情況來看,粘膠纖維的競爭力相對較弱,南京化纖急需改變單一主業往第二主業突圍。方向是對的,在實際操作中,我建議還是在自己熟悉的相關領域,尋求具有一定科技含量的產業進行突破?!辈稍L中,盤和林對公司轉型一事提出建議。

本文來源:證券日報,e公司,新浪財經

免責聲明

我來說幾句

不吐不快,我來說兩句
最新評論

還沒有人評論哦,搶沙發吧~